孙喆,关于雅马哈